慕呦

马来西亚 高中腐女。马里奥坑时之歌坑。垃圾写手。

字还是花?

"做个赌注吧。"一位看似17岁的少年向着对面看似与他年仿的少年伸手,握着拳头。

"......不要"

"不要耍赖了......快选!字还是花?"

对面的少年抿嘴,缓缓开口道
"那就字吧....!"

"嘿嘿,好咧!"
少年脸上的上扬的嘴角,似乎被涂上了一层雀跃的情绪。

硬币被少年抛得高高的,在空中回旋了几圈,在空中停滞了一会,随后直线掉落,最终"啪"的一下回到男孩手里。

"那,结果公布。"
"是花。"

".......好。"

"那么巧克力雪糕就拜托你啦哈哈!"

曼珠沙华 (微血腥)

握着匕首 挥舞
看似随手乱挥  可手法却意外的嫩熟
男人的表情已全然扭曲。喉部已经血肉模糊,皮肉外翻
痛,此刻感受到的只有痛
然而,被割掉了的声带,使他无法喊出来
不管怎样,不管如何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高喊,来不及呼救
只怪自己惹怒了怪物

不对,就算没特地去注意也察觉到自己对面戴着纯良面具的怪物并不是在愤怒
而是
-------兴奋

对面的女孩还是停不下手,看过去一脸露出虎牙的笑容,在告诉着大家她的兴奋
但是,如此兴奋的她还是在抑制自己不发出声音,似乎 是在避免任何其他声音影响到现在的一切

女孩不知为何就是不弄伤男人的脸部,似乎就想要一直看着他无穿不烂的样子,一直改变的表情。
瞪大的双眼,不断张开的嘴。脸上已经混着透明的液体,分不清是他的眼泪还是唾液。
这表情就是害怕和疼痛的融合体
真是有趣呢

才几下的功夫,男人脖子以下的外皮几乎已经全部被掀开。暴露在空气里的仿佛只有痛

女孩好奇的眼神,盯着男人的器官,可能是还不会辨认人体器官?
但她知道,那急速跳动的就是这个人的开关,只要坏掉了这个人就结束了。
不要,才不要呢。之前那一次不知道,这次绝对不会那么快就对这个东西下手了。
结束了就不好玩啦

匕首还在男人身上挑逗着神经
刀身从气管慢慢划到大肠

突然窗外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女孩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去看,究竟是哪一个新玩具带来了。
结果却只是寒蝉鸣泣

女孩突然把匕首插在男人大腿上。
"我感觉到了,你是要逃掉吧。"

明知不可能,还是寻找着生机。果然还是失败了
全身无力地摊在墙角,已经无力"叫唤"了
可他始终无法睡去,意识不清还是始终被疼痛唤醒

再取匕首,女孩紧盯着刀刃。
血液的颜色,好像照亮了夜。
莫名的,女孩舔了刀刃上的血液
这奇怪的味道,似乎有着奇怪的吸引力。
可女孩依旧不在乎,直接把匕首在男人的大肠和小肠之间乱划

转头看男人,已经无力叫唤的样子。
眼神里蕴藏的兴奋顿时消失,男人已经给不出她要的东西了
算了吧算了吧,这样结束了吧。可能还会有更让自己兴奋的人呢。
再握着匕首,一下刺进男人的心脏。
结束了

再抬头,墙壁上已经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色。
默默张开双唇,女孩再次笑了,笑出了声
站起来,站在男人的身旁,手依然握着匕首
旋转,舞动着。
慢慢停下来,女孩深吸一口气
啊。。。这是血液的味道啊
那一点一点的血,照亮了她的视野
无奈自己出生以来只能看见血色啊,此时此刻固然十分的高兴啊
周围的点点猩红,就像是自己最爱的花朵。
站在这里,好像自己站在曼珠沙华园里

"啊,美丽而又高贵的曼珠沙华呀。你是这么的吸引我,这般的动人,真不愧是

「在冥界的花朵,如此优美纯洁」"